天宝八载,石堡城下,杀红眼的哥舒翰给部将三天期限,不胜即斩首

12月

天宝八载,石堡城下,杀红眼的哥舒翰给部将三天期限,不胜即斩首

天宝八载,石堡城下,杀红眼的哥舒翰给部将三天期限,不胜即斩首
天宝八载,石堡城下,杀红眼的哥舒翰给部将三天期限,不堪即斩首李白诗云:君不能狸膏金距学斗鸡,坐令鼻息吹虹霓。君不能学哥舒,横行青海夜带刀,西屠石堡取紫袍。诗中说到的“哥舒”,便是盛唐名将,曾任河西陇右节度使的哥舒翰;“西屠石堡”指的是盛唐重要战役——石堡之战。一、血沃铁刃城石堡城,旧址位于今青海省湟源县日月山,是唐代闻名军事要塞,曾在大唐与吐蕃之间屡次转手。该城地形险峻易守难攻,被吐蕃称为“铁刃城”。唐玄宗开元十七年(西元729年),唐朔方节度使,李世民后代中仅有能上战场的武将,信安郡王李祎(唐玄宗族兄,吴王李恪之孙),授命率兵征讨吐蕃,一举霸占石堡城。唐朝改石堡城为振武军,派兵长时刻驻扎。尔后石堡城一向操控在唐军手中,直至开元二十九年(741年),吐蕃大举侵犯唐朝,时任陇右节度使盖嘉运草率无备,石堡城沦亡敌手。唐玄宗对石堡失守十分愤恨,迫切期望克复。但吐蕃戒备森严,名将皇甫惟明、王忠嗣(便是《长安十二时辰》中那位王韫秀大小姐的牛逼老爸),先后出任陇右节度使,但都无法夺回。天宝八载(749年),唐玄宗下定决计,以哥舒翰为帅,集结朔方河东诸镇精兵数万,全力猛攻石堡。经过一番苦战,唐军支付巨大价值后霸占石堡城,俘虏吐蕃将领铁刃悉诺罗以下四百人。唐玄宗闻报大喜,重赏并提高哥舒翰,即所谓“取紫袍”(唐代三品以上高官才干穿戴紫色制服)。疆场征战攻城拔寨为武人本分,斩将夺旗立功受奖天经地义,奇怪的是李白对此显着不屑——将“西屠石堡取紫袍”与“狸膏金距学斗鸡”的弄臣行径混为一谈,当然不会是赞扬。为什么会这样呢?唐人历来推重武功,“功名只向立刻取”是许多人的人生抱负。问题就出在“西屠石堡”上,这个“屠”并非唐军破城后屠城报复——石堡是军事要塞,除了那几百俘虏并无布衣可“屠”。实践状况是,此役唐军伤亡极端沉重,乃至数万人“逝世略尽”。“西屠石堡”原本“屠”的是自己人!更重要的是这一切原本能够防止的:战前王忠嗣就正告过唐玄宗“石堡险固,吐蕃举国而守之。若顿兵坚城之下,必死者数万”,并提出整理戎行等候战机的合理化建议(“休兵秣马,观衅而取之”)。无法李隆基不纳忠言,不论客观实践强行推动,成果“竟如忠嗣之言”。二、唐蕃恩怨为什么李隆基自认为是呢?真的只为开疆拓土的那点虚荣吗?要搞清楚这个问题,就要讨论大唐与吐蕃二百年恩恩怨怨。吐蕃是操控青藏高原区域的少数民族政权,其来历至今没有一个得到各界广泛认同的观念,两唐书闪烁其词的认为吐蕃或许出自西羌部落,但并无牢靠依据。“吐蕃”一词至唐朝才见诸史料,之前史籍中并无类似读音部族呈现,因而吐蕃或许是中华文明中一个独立开展的支系,前期或许局限于西藏南部区域,因山河阻隔与华夏文明简直没有沟通,直至初唐时期,吐蕃实力才开展到青藏高原边际。许多人出于对近代西藏的刻板形象,把吐蕃看作落后粗野的蛮夷之国。其实并非如此。与匈奴、突厥等典型游牧联盟不同,吐蕃是一个农牧二元复合体,经济结构相对安稳,既能安排强壮马队,也能自力出产装备精巧兵器,乃至有必定文明输出才能。按地缘政治学观念,作为一个新式区域强国。吐蕃是不或许与超级大国唐帝国长时刻坚持杰出联系的。或许是为了实践民族联系考虑,教科书底子回避了唐蕃交恶的状况,似乎大唐吐蕃一向联系调和。文成公主入藏被广泛传扬,可是教科书不会告知你,在此之前,唐太宗贞观八年(634年),吐蕃赞普弃宗弄赞(即松赞干布)亲率大军侵犯松州(今四川省松潘县),扬言“若大国不嫁公主与我,即当入寇”,成果被名将侯君集在战场上好好摩擦了一番。至贞观十五年,李世民考虑到还要面临薛延陀、西突厥、高句丽等强敌,期望安稳非有必要方向局势,才赞同公主下嫁。弃宗弄赞抢亲不成反被教做人后,却是对大唐坚持底子恭顺——实践状况是其内部尚不安稳,也需求时刻整合。弃宗弄赞病故后,老臣噶尔东赞(禄东赞)授命扶立其孙即位——就像绝大大都托孤重臣相同,这位先王得力助手最终演变为权臣宗族;为了搬运内部矛盾,噶尔东赞之子论钦陵活跃征伐周边部族,总算冒犯大唐利益,两边烽烟重燃。后来独揽大权的论钦陵宗族被成年后的赞普清算,但唐蕃联系难以修正。完结内部整合的吐蕃有明晰扩张方案:高海拔区域农业收获量很低,约束了吐蕃开展壮大;而高原民族不适应暑热,难以长时刻占据喜马拉雅山以南天竺区域和横断山脉以东四川盆地,所以水草丰美相对凉快的河西走廊就成为吐蕃最佳挑选。而这意味着大唐操控中心露出于外族兵锋,是皇帝所无法忍受的,所以两边和战不定、烽烟不休。至唐玄宗在位时,唐蕃边境局势愈加严峻,唐军在西北沿线建立安西、河西、陇右、剑南四大方镇,军力占边军总数40%,还常常从朔方河东等附近方镇调兵援助。即便如此,也只能暂时遏止吐蕃扩张,并不能彻底解决要挟。安史之乱迸发后,西北边镇军许多东调参与平叛,吐蕃浑水摸鱼,攫取河西陇右悉数、西域大部以及川西一部,最盛时跳过大漠直抵河套区域。放肆的吐蕃军长时刻攻掠关中、剑南区域,屡次兵临成都城下,乃至一度跳过陇山攻入长安,拔擢傀儡政权。当然,全国无不灭之国,不行一世的吐蕃帝国在内争中先于唐朝溃散,尔后人口大减的吐蕃诸部分立,只能回想八九世纪的光辉。三、为什么是石堡已然唐蕃在战略利益上有底子抵触,那么发作战役便是自然而然的。而战役不行防止,不等于说两边必定要在某个当地拼死拼活,唐玄宗不是不知道石堡城坚难攻——不然就不至于由于这个战术成功给哥舒翰“拜特进……与一子五品官”的重赏。是什么执念让李隆基如此坚定要打这一仗?让咱们从卫星地图仔细分析石堡地形地形:地图上缘偏左的交通枢纽点是湟源县,从右向左在湟源县折向下的交通线是由西宁而来的京藏高速公路,这条道路在古代便是进出青藏高原的重要通道;沿京藏高速往左下是湟源县日月乡,其右侧山脊上红十字处便是石堡城遗址。有图有本相,这么一看工作就明晰了许多。石堡城把守青海要道,确为兵家必争之地。石堡本是吐蕃建筑,后来唐军虽有补葺,根底仍是吐蕃打下的;吐蕃工程技术水平无疑远低于大唐,不惜工本在此天险之地筑城,当然有其不行代替效果。石堡不是那种切断交通线的关口,而是前哨调查戒备阵地——假如吐蕃操控该城,进能借此维护大军保证归路;守能够此为动身基地,派游骑侦查袭扰鄯州(大致在今青海省西宁市境内,陇右节度使驻地);退则要挟来攻唐军侧翼,致其不能竭尽全力。反过来说,只需大唐把握此地,方圆数十里内吐蕃军事布置无所遁形,唐军将获得极大的军事自动,进可攻退可守。有人说,进出青海要道并不是只需这一条,不值得在这里投入太多。这话倒也不假,石堡到鄯城(今西宁市)线仅仅比较常走的一条道路。可是唐朝对吐蕃采纳的是攻势防护,无意也不或许占据操控青藏高原内地,因而操控交通线上的重要节点就有特别含义——堵住一条通道便可大大下降吐蕃侵犯功率,节省己方防护本钱。事实上,石堡得失关于唐蕃联系有着晴雨表效果——开元十七年,李祎王爷霸占石堡,随后吐蕃自动请和,尔后两边联系也有重复,但大都抵触限于西域、剑南;至开元二十九年,石堡失守,吐蕃攻势转向河陇并到达高潮;天宝八载,再克石堡后,吐蕃又从头本分起来。王忠嗣所谓“(石堡)得之未制于敌,不得之未害于国”,并不符合事实。四、千秋功罪待人评不论石堡得失有多大战略含义,也不等于说无脑猪突便是正确的。哥舒翰当然能战,不计丢失一味强攻石堡确有胡来之嫌。《孙子兵法》云“其下攻城”,但终有不得不攻之城——石堡一日流浪敌手,大唐就不得不在鄯城屯驻重兵防卫,乃至不论箫墙之忧将河西陇右两大重镇十五万重兵长时刻委任一人。从开元二十九年至天宝八载,前后拖延八年,国家财政花费巨大,前哨将士戍边困苦,后方军需转运困难,陇右公民不能安心出产。两害相权取其轻,已然不能“苦干+巧干”,那就只需横下一条心“拼命硬干”了。《资治通鉴》说得理解:“(石堡)其城三面险绝,惟一径可上”,必定要强行攻取,只能拿人命去堆。当年李祎首夺石堡,靠的是“督率诸将,倍道兼进,并力攻之”,没有什么取巧手法。王忠嗣不愿强攻,当然有珍惜士卒的考虑,却未尝没有畏难情绪,怕将士伤亡过重坏了他名将名誉。孙子云:“将有五危……廉洁可辱,爱民可烦”,须知“慈不掌兵”,关键时刻不能死战拼毅力,就算不得合格将领!常有人批评说:共和国初肇百废待兴,主事者却为一时意气,发百万轻兵于东方半岛,支付数倍于敌的沉重献身牵强战平,以累累白骨成果虚荣,真愚不行及也!这些人却不去想,不战又会怎样呢?自废武功一厢情愿赌敌国好心?任由对方饮马鸭绿江,将“三八线”推到长白山?在刺刀堵门的状况下又怎能安心安居乐业重建国家?庄严历来不是他人赏赐的,要靠自己去挣。正如1948年深秋十月,辽西走廊,那个瘦弱男人宣布冷漠的声响:“我只需塔山,不要伤亡数字!”成果他赢了。天宝八载,石堡城下,杀红眼的哥舒翰给部将定下三日之期,不堪即斩首,成果他也赢了。咬紧牙关,熬过最终三分钟,曙光就在眼前!趁便弄清一下,石堡之战的战损比未必有咱们幻想的夸大。史籍说俘虏四百人,不等于石堡只需四百人驻扎,战况如此惨烈,守方再有有利地势也不或许没有严峻丢失。石堡对吐蕃相同重要,王忠嗣说过“吐蕃举国而守之”,不或许不派兵救援;唐军有必要要在围城打援中制胜,杀伤上万吐蕃军当在情理之中。别的,哥舒翰以军法威胁的将军中有一位高秀岩,此君后来跟随安禄山暴乱,此刻很或许归于奉调来声援的河东镇——哥舒老头子坏的很,惯于保存嫡派耗费杂牌。援军中还有朔方节度副使,突厥降将阿布思(又叫李献忠)的部落军,按哥舒的风格,这些人必定也是炮灰的命;后来阿布思复叛,兵败后残部被安禄山吞并,成为安氏叛军主力,可见他在石堡一役丢失也不算特别沉重。因而,哥舒翰陇右本部应该伤亡不大,不然战后援军撤离,他拿什么守鄯州?前面说过吐蕃来犯道路可不止这一条。终上所述,那种胜军伤亡殆尽的说法应该出自史家夸大。与役两边丢失都很大,唐军实践伤亡或许多于吐蕃,但战役不是杀人比赛,伤亡多少不是评判输赢的仅有规范。史官们不是标榜“秉笔直书不虚美不隐恶”吗?他们的操行安在?话说得简单,不是每个史官都像齐太史那么头铁,不免要向实践退让——唐肃宗得位不正,所以就要降低其父晚年作为,在史书中夹藏私货。而文人士大夫大多不待见武将,往往搞“春秋笔法”,经过对史料有意识取舍降低武将功劳。两唐书还算了,《资治通鉴》才叫没下限——在青海湖龙驹岛筑应龙城本是哥舒翰成果,司马光就非加上独家孤证“冬冰合,吐蕃大集,戍者尽没”。不论石堡城下献身将士初衷怎么,他们至少在客观上维护了万千大众,为什么还要把他们污名化,把他们贬为野心的祭品?五、后遗症前面说过,伤亡数字不是战役输赢规范,攻城略地也不是,是否完成预订战略目标才是!抗战初期鬼子简直击破一切当面国军,但他们没能消灭中国戎行主力,更没能打垮中国人反抗毅力,不得不陷身长时刻战事,所以他们没有制胜!当然,上兵伐谋,三军为上,破军次之,以最小价值获得成功才是完美的;究竟严峻丢失会形成许多后遗症,抵消既得利益,因小失大,严峻的话乃至或许导致社会动乱国家倾覆。详细到石堡一战又当怎么呢?明显没有像征南诏那样国内骚乱“人衔冤毒”,无非是“死者数万”让人不忍。可在盛唐,这还真算不得大事,全盛的唐帝国回血才能惊人——天宝十载高仙芝在怛罗斯简直拼光了整个安西镇,仅仅两年后封常清就带领另起炉灶的安西军打平大勃律;石堡战后河西陇右仍有战事,唐军胜多负少,可见实力不衰。有人说石堡之役最大丢失是失掉王忠嗣,有他在军中一日,安大胖子绝不敢有异心。且不说王忠嗣有没有那么大威信,他真是坚持原则无罪遭到虐待吗?扯犊子!王或人身为武士,当以服从指令为本分,你能够有自己的观念,能够向皇帝表述,但最高统帅决计已下,那便是“定见能够保存指令有必要履行!”更何况玄唐宗现已委任董延光,仅仅叫老王合作,他倒好,搞了个“不立赏格”拖后腿,董延光投诉他“缓师”,真不是诬告。这事要论性质,便是消沉抵抗皇命,公事公办的话是能够治抗旨不遵死罪的,最终仅仅把他贬官到内地去当汉阳太守,还真是皇帝念旧情法外施恩了。有人说王忠嗣暴亡或许是安禄山派人刺杀,是他暴乱诡计的组成部分。这完全是舍本求末!大唐内轻外重,确为自掘坟墓之道,但由安或人来敲响丧钟却是偶尔。天宝十一载,安禄山还在活跃征伐契丹,为大唐效死力呢?哪会想去暗杀八棍子撂不着的王或人!要说王忠嗣之死真有诡计的话,唐肃宗嫌疑其实更大——从马嵬坡事故看,太子早有一批死党,他长时刻置身父亲积威恐惧中,不得不布暗棋以防万一,未必没有谋篡之心。皇甫惟明当过忠王友(李亨当太子前封忠王),只能一条道走到黑,他在陇右任上豢养私兵,就有谋逆要素,死得不算太冤。王忠嗣应该没有牵涉那么深,但他也不会对此一窍不通,知情不报仍是有的,李亨或许怕他泄露天机,不是没有杀人灭口的或许。我们往往觉得李隆基帝王心术冷漠无情,凭证无非是杀太子李瑛;其实这事出有因,不论是否受人挑唆拐骗,其时三王持械入宫是实,事关重大总得有人担任,玄宗没得选。尔后唐明皇没有斩草除根,而是留下了太子诸子,交皇长子庆王李琮收养,总算能得善终。唐玄宗仍是识大体的。他明知唐肃宗跟自己不是一条心,但考虑到自己年事已高,皇位终归要有人承继,他那一票儿子还真没有比李亨强的,他要为李唐皇室千秋基业担任,不能由着自己性质。所以,只需太子不闹得过火,他也不认为甚,杀韦坚杀皇甫都是正告,放过王忠嗣便是留给肃宗用的,仅仅李亨能不能体会这种权术就非他所知了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